您现在的位置:主页>煲汤羹粥>煲汤菜谱> 文章正文

陕西榆林市与省属煤矿之争:避免矿竭城衰重演

□ 小吃中国网    更新时间:2010-08-25

  边城榆林,因煤而兴,也因煤而命悬,为了不致再遭资源型城市矿竭城衰的厄运,堂堂市级政府,却阻击不了一座省属煤矿的扩张。

  “市政府”敌不过“省煤矿”

  “决不能再让阜新、抚顺、邯郸、焦作等矿竭城衰现象在榆林重演。”

  7月6日深夜,陕西省榆林市发改委大楼内灯火通明,这是一次不寻常的紧急加班,当天下班时分,省发改委突然通知,国家发改委派员不日将到中能煤田验收技改项目。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如果验收顺利,产能翻倍的中能煤田迟早会掏空半座榆林城。

  知情人士称,榆林市主要领导当即责令市发改委连夜起草文件,以便在验收现场实施最后阻击——坚决反对中能煤田扩产扩能,要求先解决煤矿与城市规划矛盾问题,再谈项目验收。

  城市与煤矿之间的经年暗战,终于近乎公开的肉搏了。

  中能煤田一直是榆林市的“心头大患”。2009年8月,榆林市政府就向陕西省政府递交了一份《关于解决陕西中能榆阳煤矿采矿严重影响榆林城市规划实施和安全有关问题的请示》(以下简称《请示》)。该市常务副市长赵政才毫不掩饰地痛诉,“中能煤田已严重威胁到榆林市城市规划和生态环境,已经到了必须关停的地步了。”

  《请示》中列数了中能煤田的“罪状”种种,包括机场榆林空港新区因煤矿采空区不能正常实施;世界文化遗产万里长城密集区和风景名胜保护区遭受严重破坏;榆林城北重要支流芹河的主河道,面临地下水系破坏,河流干枯的危险;而另一处森林覆盖率达80%的红石峡沙漠实验林及沙生植物园也已出现枯死现象……

  “如此发展下去,榆林西北部绿色生态屏障将会从此消失。”文件总结说。

  被誉为“中国科威特”的榆林市,据称,全市各类矿产潜在价值超过46万亿元,每个榆林人竟坐拥达1300万元的地下财富。能源一度造就了榆林的经济奇迹,它的GDP增速已经连续七年位居全省第一了,而现在,它的主政者突然发现,这竟会是一条破坏可持续发展的不归路。

  “决不能再让阜新、抚顺、邯郸、焦作等矿竭城衰现象在榆林重演。”当地多名受访官员难抑担忧,而这也成了榆林市力争关停中能煤田的“官心”所向。

  不过,也有人认为,中能煤田近年税收均超过两个亿,而榆林市在付出环境破坏的代价下仅得15%左右的分成,是煤矿被“排挤”的主要原因。但榆林市发改委主任艾保全予以否认。

  榆林市的态度很坚决,副市长赵政才直言,“就是要求中能煤田关停”,建议省上相关部门对已取得探矿权的矿区不予审批采矿权;与城市总体规划有重叠的矿区,要划小范围,缩小煤矿建设规模和服务年限;对已形成的采空区应加强井下填充加固。

  至今,这份长达5页的《请示》并未得到上级政府的积极回应。而此前,中能煤田的“罪状”已被该市规划、林业、水务、环保等各部门,逐一以文件形式向对应上级单位举报,但均无实质进展。

  中能煤田看起来并不心慌,他们以煤炭科学研究总院西安研究院出具的专业意见与市政府对峙,“……地下开采对地下水环境无影响,对地面植被无影响,通过连年观测,地表植被没有死亡现象”,且煤田开采手续齐全,合乎法律。南方周末曾欲就此采访该研究院,但相关人士均不愿置评。

  省里曾出面多次主持内部调解,均因双方针锋相对,不肯妥协而屡屡作罢。

  关停声音并没有影响中能煤田的正常生产,总经理张兴堂认为,争端实际上是国家能源规划与地方城市规划之间的平衡问题。张在电话中表态,“陕西省政府已责成省发改委协调此事,我们会认真等待执行省政府的决定。”

  而榆林市政府已经如坐针毡了,新建的榆阳机场正面临着地下被掏空的巨大风险,尽管此前榆林市煤炭工业局曾明确机场区域“永远保护,不予开发”,该市发改委也明确表示,此区域内“从未安排过能源化工项目”,然而,两纸市级官令几同虚设。

  榆林市主管煤炭的原副市长王斌说,“大约2002年,该煤矿曾提出过扩产要求,我不同意。后来,煤矿又提出要修建铁路专线,我还是没有批,原因是煤矿距离城区、机场太近,也影响到城市水源地。不过,他们还是通过其他渠道获得了批文”。从此,煤矿扩产一发不可收,而这位副市长也因无力阻止资源突进开发而愤然辞职。

陕西榆林市与省属煤矿之争:避免矿竭城衰重演

  半座城市将被掏空

  规划中的城市中心城区近一半面积与煤矿探矿区重叠,悬于风险之上

  之所以对中能煤田无从下手,缘于这家煤矿是省属企业。“市里没有管辖权,想管也管不了。”赵政才说。

  从榆林市城区经210国道北上,半小时车程便进入榆阳区昌汉界村,当地人说这片沙地草滩下寸土寸金,只需两三锄头就能挖到煤。中能煤田就在这片地底下,其前身原是一座年产15万吨的私营小煤窑(恒远煤矿),2003年被民企中方信(控股)有限公司收购,之后蒲白矿务局和华电煤业集团受邀加盟,遂摇身变为一家国有控股的中能煤田,名下可采储量达4亿吨,隶属陕西煤化工集团。若以中能煤田的竖井为起点,距离榆林主城不过十余公里,站在榆林市城区高楼上甚至就能看到煤矿厂房。

  当地一份官方文件称,“陕西中能榆阳煤矿的采矿区、探矿区及井田勘察覆盖了城市中心规划区西北部172平方公里范围……”

  这意味着,榆林市规划中的400平方公里中心城区近一半面积与煤矿探矿区重叠,悬于风险之上。“如若开采下去,半座城市将被掏空。”7月3日,榆林市常务副市长赵政才如是解释。

  一并遭到威胁的,还有埋在探矿区地下的陕京天然气管线一线、二线,榆林-濮阳-济南输气管线,以及地面上的神(木)延(安)铁路及陕蒙高速公路。2004年,榆阳区境内就发现一处铁路段地下暗藏采空区,历经半年处理,灌浆回填的水泥砂浆近10万立方米。

  煤矿开采甚至已严重危及城市的惟一水源——红石峡水源地,这里供给榆林城区70%人口和公共用水。当地一份官方文件就此特别说明,该矿已使水源地地下隔水层遭到破坏,地下水位已由过去的5-7米下降至16米以下,漏斗现象明显。而距离机场不远,耗资百万元修建的昌汉界“救命工程”——200亩农田灌溉水系,也在该煤矿大面积综采后断水,枯竭,直至废弃。

  比危及地下水更恶劣的是中能煤田向地表直排井下污水。榆阳区环保局副局长赵明生告诉记者,今年4月13日区环保局曾责令煤矿限期改正,并处十万元罚款。不过,罚款还未执行到位。一家名叫大漠之星的苗圃的部分苗木,据称被污水浸泡长达十个月之久,损失超过百万元。

  今年6月末,榆林市公布了2010年度第一批挂牌督办环境违法重点案件,宣称“安全绿色开采、清洁节能减排”典范的中能煤田意外地位列第二,违法事实还是直排污水。

  讽刺的是,该企业两年前还获评榆林市“十佳环境友好企业”。当地环保部门的解释是,那是对该煤矿未扩产之前的评价,不代表以后。

  榆林,下一个神木?

  “相当于塌掉了四分之一个榆林市中心城区。”

  当地官员担忧,再不关停中能煤田,榆林可能就是第二个神木。

  神木属榆林市管辖,因实行全免的医疗改革而闻名全国,也是全国产煤第一大县。然而,如今神木人日夜担心的是随时可能发生的大面积采空塌陷和严重缺水。

  店塔镇红旗村就是神木县塌陷重灾区之一。7月5日,村主任苏如意正在召集村民开会,商讨搬迁事宜。一个月前,因煤矿采空区塌陷引发的山体滑坡冲毁了村头一座公路桥,村后山坡被撕开一条条裂缝,最宽处超过一米,深不见底。有村民说,连晚上睡觉也能听到窗上的玻璃嘎嘎作响。苏如意告诉记者,红旗村已被划为危险区,必须全村迁出。

  在神木,被迫搬离故土的还有邻近的高家畔村一组。记者到访时,废墟中还能闻到家的味道,尚存陶罐,破沙发,布娃娃。一个多月前,大部分村民外迁,村落随即被夷为平地。66岁的村民井福胜说,这实际上是高家畔第二次搬迁了,三年前,也是因为煤矿采空,他们从半山腰搬到了山顶,哪知这回还是被煤矿掏了底。

  有报道称,仅神木县因煤炭开采造成的采空区面积就达220平方公里,接近西安市未央区的面积。

  据统计,神木县已有10条河流断流,20多眼泉井干涸,境内主要河流窟野河全年2/3时间断流,县境缺水严重。

  严峻的生存现实,让榆林市委书记李金柱坐立不安。他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曾公开承认,榆林每采1吨煤,就会破坏地表水2.84吨。2009年全市因采煤、产油的环境代价高达160 多亿元,而同年市地方财政收入还不到100亿元。李金柱还表示,全市煤炭采空区达499平方公里,已塌陷118平方公里,相当于塌掉了四分之一个榆林市中心城区。

  如今,神木之后,隐忧更甚,紧挨榆林市区的中能煤田,其引发的采空塌陷事故也并不少见。昌汉界肖虎林家,新房墙体严重倾斜,而全村房屋墙体裂缝的还有十余家,至今无法居住。

  古城遭遇第四迁?

  “一个城市和一个矿,谁重谁轻,一目了然。”

  作为主政者,副市长赵政才实在不愿看到榆林重蹈“沙进人退,风沙埋城”的旧辙。历史上,榆林古城已经由于地表植被破坏而三次南迁了。

  榆林地处黄土高坡与毛乌素沙漠交界处南部,旧有“九边重镇”之称,是塞北大漠为数不多保存完整的古城。也正是这片流金淌银之地,曾为治理流沙而耗费了数亿资金和几代人的努力。

  2009年3月,陕西省治沙研究所的报告中称,“中能煤田采空区地表植被已经出现枯死现象,过去固定的沙丘重新活化,局地出现零星的流动沙地,照此下去,用不了几年,……榆林城市将再一次遭受风沙的袭扰,直接威胁着榆林居民的生存安全。”

  而40公里外的中国最大的沙漠淡水湖——红碱淖,6年来水位下降了3米,有专家预言:过不了多少年,红碱淖可能成为第二个罗布泊。

  煤矿采空区还引发了频繁的地震。早在2004年,榆林地区的神木县和府谷县一月间曾三次地震,经认定均系典型的煤炭采空区塌陷引起的矿震,其中一次规模竟是全国之最。而该市国土局发布的最新地质灾害预测显示,由于井下采煤强度不断增大,预计2010年煤矿采空塌陷将呈上升趋势,榆林城区就是崩塌地质灾害易发区之一。

  2010年5月18日,焦虑中的榆林市政府终于等来了上级意见。

  陕西省国土厅坚持认为,中能煤田所在的红石峡井田已经通过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原)国家环保总局批准的矿区总体规划和矿区环评,不宜改动,且手续合法;建议榆林市城市规划向东、南、西南等薄煤区或无煤区调整。

  面对这样的回函,副市长赵政才愤而批示,“一个城市和一个矿,谁重谁轻,一目了然。”

  榆林市第四版城市总体规划已于2008年5月经陕西省人民政府批准实施,已受城乡规划法保护。

  该市规划局副局长赵国飞告诉记者,红石峡地区一直作为榆林市水源地进行保护,尤其2008版总规划中明确规定该区域为禁建区,应严格控制开发建设。而中能煤田从未办理过选址意见书,也从未征求过相关城乡规划部门的意见,其开采建设行为应属不合法。而对于本报记者的采访要求,中能煤田总经理张兴堂表示,“这是一个敏感话题,我们现在不想再说什么”。

  榆林市政府的阻击战看起来前景渺茫,已经投入数亿元进行技改的中能煤田正翘首等待着最后的验收,按照计划,该公司未来两年将扩产到年产500万吨。而那时的榆林,命运注定难挽。

网友互动 - 评论内容与小吃中国网立场无关

欢迎分享您的心得,感谢您的参与!

  • 用 户 名: 密 码: 匿名评论
  •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