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食色男女> 文章正文

饮食男女:京广沪爱情吃法

□ 小吃中国网    更新时间:2008-11-21

饮食如男女,男女似饮食。记得有篇文章说,观察一男一女在餐厅吃饭后的结账方式和数额,就能断定二人究竟是什么关系。如果是男生结账,且两个人点了八个人的菜,那一定是第一次见面,要讨女方欢喜。如果还是男方结账,且点的菜没有浪费的迹象,大概是在热恋中。如果换作女方结账了,呵呵,那就是男人的钱已经被女人管严了。

圣人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对一个家庭的稳固来说,饮食好像还在男女前头。但圣人并没有说,一定要亲自操持饮食才能家庭稳固。所以,新一代饮食男女,似乎更喜欢把饮食的场所搬到外边的世界。

京广沪的爱情吃法

虽说都是一个“吃”字,但各地有各地的吃法,各地的男人,也自有不同“餐桌着招数”对付各地不同女孩。

先说北京。守着皇城根儿下的各色男女,绝对传承了历代皇族的大气之势。吃饭,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盘子要大,碟子要多,这才是豪放之本色。凭女孩子的胃口,每盘只蜻蜓点水掠过就足矣。可她们也偏爱看餐桌上“层层叠翠”的景致,即使是热恋中的男女,也要叫上几菜一汤。按照京城馆子的菜码,足够4对情侣同吃。吃不了兜着走,这叫门面上过得去。餐桌上如果只摆着两个盘子(其实足够吃了),坐在那里的男女一定会低着头,仿佛见不得人似的。

沿海的广州,虽然经济上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可饮食的概念却始终如一,连积极参与他们建设的异乡人,也被迅速同化。如果说北京是重数量和重量的爱情餐饮法则,广州则是绝对的重质量派。无论街头巷尾脏兮兮的大小排档,还是有些油腻的酒楼中的招牌菜,只要货真价实味道鲜美,一定是男女涌聚之处。花同样的钱吃到最实惠的饭菜,也有点像广州人的择偶标准。

最后说我们所在的上海吧!一贯被赋予小资情调的上海滩,是三大城市中最重吃饭情调和环境的城市。北京人觉得上海的菜码太少,不大方。广州人不理解吃环境的想法,他们说那还叫吃吗?上海人却遵循着自己的完美法则,一定要有浪漫环境才肯就坐。

缘于吃的爱情

在电视剧《大明宫词》里,如果当年小小的太平公主没有偷偷地溜出宫去吃馄饨,她就不会与那个她用心去爱了一生的男人相遇,许多年后,当太平公主再

次出宫,止步于馄饨摊前,静静地吃完一碗馄饨的时候,她的心里只留下对往事的回忆和对那个男人深深的爱。

不得不承认,餐桌是恋爱中人最好的道具,也是考察对方生活细节最有效的手段。恋恋红尘,你情我愿,一见钟情,或是最不济到了相亲的地步,约会定在哪?电影院、爬山、蹦迪还有什么?不管还有什么,只能都算是序曲,最后还是得落到餐桌上。尤其是第一次单独见面,依我看不如把序曲都先给省略来的痛快。约对方吃饭,大概也是最不易被拒绝的了。

相比结账,吃的过程几乎可以说是一种考验,也是介乎身心和行动自然与非自然的一种状态下的“煎熬”。平时再邋遢的男人,在谈情说爱的餐桌上也会加上十二个小心,坐姿、起筷、拿碗、喝汤、剔牙甚至连掏钱的姿势都有可能事先经过了数次演练,而女方就简单了许多,秉承着秀色可餐的原则,只需保持着一个稍许矜持的仪态,间或略微修补一下浓妆淡抹的樱唇,自信的干脆来她个素面朝天,只等看着男方“表演”就是。据有人调查,二人世界的第一餐,男方往往是吃不饱的,就连吃的什么都未必记得清,耳朵代替了嘴的工作,甜言蜜语是可以当饭吃的。至于Money付了多少,再贵也是便宜。

古人说:“凡和,春多酸,夏多苦,秋多辣,冬多咸,调此味甘”。其实,新饮食男女倒更喜欢用水果来比喻爱情。有着小小雀斑平常朴实的女人就如外表不华却可口美味的苹果;身容俏丽内心却疲惫苍老的女人就如水分充沛果核霉烂的梨;酸酸甜甜的橘子女人是最具野蛮女友(太太)潜质的女人;荔枝女人一生难逃曲高和寡的人生际遇。而香蕉黏糊,保鲜期短,容易腐烂。香蕉女人青春期短,更年期长,一生缺乏安全感……不同的女人恰似水果百态,不同的男人期望在自己最看中的水果上咬一口。

爱情食谱

听朋友说,最饮食男女的情话就是“饭在锅里,我在床上。”还有人把饮食与男女对号链接,比如:新婚伉俪如热炒,中年夫妇似炖菜,老年夫妻好比一锅靓汤,离异男女犹如煮到一半的汤,再婚家庭好像隔夜菜混在了一起,未婚同居者仿佛自助餐,一夜情和婚外恋,如同无证商贩的小吃。

虽然比喻有些牵强,但把爱情和食谱连在一道的做法,却在越来越大行其道。隐约记得一份情人节菜单:第一道菜名曰征服情海,其实就是一道甜酒。第二道菜为人约巴黎,实为法式蒜蓉面包。第三道菜叫红色青春,即罗送汤。第四道菜名为布拉格的春天,也就是蔬菜水果沙拉。罗马假期是冰淇淋,罗兰巴特恋人,竟然是茶或咖啡。

看来,爱情注定和饮食难分,饮食注定要和爱情做伴。

网友互动 - 评论内容与小吃中国网立场无关

欢迎分享您的心得,感谢您的参与!

  • 用 户 名: 密 码: 匿名评论
  • 评论内容: